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,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%

来源:ename.cn 2020年06月25日 11:52

今日,“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”一跃成为热门话题。


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,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,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。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,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。


黄光裕或将出狱?

 

2010年8月30日,法院宣判,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、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。

 

据了解,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。

 

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,当年6月18日,减刑10个月。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,当年5月31日,减刑11个月。

 

综上可知,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,理论上,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,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。

 

但近日有消息称,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,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。

 

受此消息影响,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,国美零售涨幅超20%,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%。截至目前,国美零售涨幅达17.39%,股价为1.62港元。


 

 

虽然不在江湖,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。今年四月,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,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,没有变化。

 

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,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。



相关推荐

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背后:反击“后浪”知易行难

本篇文章3309字,读完约9分钟丰田恐怕没想到,跟大众纠葛多年,本已稳固的霸主地位,被特斯拉连夜空袭。6月10号,特斯拉股票大涨5.5%,收盘时市值高达1900.15亿美元,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。这更让人确信了,2020年最魔幻的地方,其实不是发生了某些变化,而是这些变化正在加速催化原本僵持不下市场格局,就像年初时还有投资机构预测,特斯拉大概率会在两年内成为市值第一的车企,但没料到,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。就连马斯克自己都发推特说"特斯拉的股价太高了",那种得了便宜卖乖的情绪流露,远大于对特斯拉股价猛涨的惊诧。特斯拉"独善其身"对于向来把特斯拉当作"超越对象"的众多车企来说,其实早已对今天的结果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,所以才会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形成对特斯拉的强效阻击。只不过,这条战线随着时势变化越拉越长,就连丰田都被甩在了特斯拉的身后。其实按照汽车市场的既定逻辑推理的话,刚刚成立不过17年的特斯拉,跟87岁的丰田比,还远远没有达到与之抗衡的段位。哪怕从2019年的市场表现来看,特斯拉距离丰田还有着不小的差距,有这样一组数据:特斯拉跟丰田相比,销量差了30倍,营收差11倍。2020年疫情的原因,对于丰田抑或特斯拉的影响更是相差无几,在日本的丰田着急忙慌的关闭了所有工厂,处于疫情最严重的美国,特斯拉工厂一样难以幸免,这对于库存率远低于丰田的特斯拉而言,实在是雪上加霜。当所有人都觉得,天灾之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时,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出后,赤裸裸的交代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。那段时间,特斯拉共交付了8.84万台新车,水平达到历史最佳,公司总营收也同比增长了32%,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,并连续三个季度达成盈利目标。5月新能源市场公布销量数据后,中汽协曾做出不太乐观的预测:新能源市场恐难再有大幅增长。讽刺的是,同一时期,特斯拉以过万的水平,环比增长超200%,成为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头号玩家,短时间看,似乎无人再能阻挡特斯拉进击的铁蹄。超越预期的盈利能力,和大幅改善的现金流,毫无意外的构成了此轮股价飙涨的契机。而事实上,早在今年1月,特斯拉的市值就已经突破1500亿美元,超过了宝马汽车和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,并超越大众汽车集团位列全球第二,紧逼丰田。实践出真理,特斯拉再次证明了区别于传统汽车公司的特有属性:财务数据可能并不是决定股价的多少的先决条件,但如果可以出现增势,资本市场往往会赠予它超越性的利好。"Sexy"炙手可热华尔街向来对拥有增长潜力和空间的股票青睐有加,特斯拉在汽车股中的一战成名,绝不仅仅因为是一家汽车公司,而是汽车之外的第二重属性——科技。没错,多头看好特斯拉的主要原因,还是要归结于对这家公司在整个汽车产业中的潜力估值:它不是一家汽车公司,而是一家比肩苹果的高科技公司。无需争议,科技股在资本的名利场中最为耀眼,即便有人依旧紧抓着特斯拉粗糙的工艺不放,也依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。身处急剧变化的时代中,科技,往往最能展现出符合人类所需的应变能力,这是一个趋势,特斯拉并非个例。事实就是这样,从当下看,即便美国仍旧陷在疫情与社会矛盾的纠葛中,纳斯达克指数却仍旧在那一夜首次突破万点大关,科技股领衔美股反弹,除特斯拉之外,亚马逊和苹果也再度创下历史新高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马斯克应该是早有预料,去年他曾公开表示:特斯拉将成为一家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公司,而支撑这个市值的主要就是自动驾驶技术,当时,特斯拉的市值不过400多亿美元而已。回到我们身处的汽车产业来看,电动化、自动化已经成为公认的发展趋势,无可辩驳。而在这个领域,特斯拉已经耕耘了二十年,远远走在了传统企业的前面。目前,特斯拉已经发布了ModelS、Model3、、ModelX三款车型,第二季度ModelY也将进入交付阶段,对于众多对特斯拉抱有期待的粉丝而言,sexy的吸引力已经无需多言。就本次论述的事件来说,虽然有人称看不懂特斯拉股价猛涨的行情,也有人猜测是短线投资者投机心态下的泡沫堆积。但实际上,无论是我们统计的特斯拉购买数据、还是魔幻的Ark皮卡、抑或上天的SpaceX都是铁打的事实,也并不会在失去追捧后,瞬间湮灭于泡沫之中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特斯拉的属性已经决定了它在资本市场中的地位,对传统车企的超越是早晚的事。当然,传统车企也没有错,因为这只是时代与资本的选择。阻击后浪难在哪儿?所以,如果传统车企能够对特斯拉形成阻击,是不是就可以打赢这场翻身仗?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,首先要对传统车企电气化转型形成清晰的认知。至少现在来看,还没有一家传统车企真正在转型过程中拿出具有说服力的例证。这种现象似乎切中了摩根士丹利对25名投资人的调查结果,据了解,大部分投资人认为,传统汽车制造商在生产纯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时"极不可能"或"不太可能"成功"收回成本"。虽然传统车企很清楚"绝知此事要躬行",但事实总是让人感到遗憾。此前,日经曾经对一台特斯拉Model3进行拆解,最后得出结论:在电子工业方面,特斯拉要"领先丰田和大众6年"。一位工程师在研究特斯拉的"全自动驾驶计算机"之后更是直言,"这个我们可做不出来。"从时间上看,技术差距需要传统车企拿出足够的精力去弥补,但又不是简单的快就能解决的问题。大众在ID.3和新高尔夫的软件问题上频频失力,足以证明这一点,并且直接成为引发CEO迪斯与监事会之间矛盾的导火线,同时暴露出传统车企转型中更深层次的问题。迪斯作为电动化转型的激进派,曾毫不掩饰的赞美特斯拉是电动汽车的前锋,并感激特斯拉鞭策了全球电动汽车财富的成长。与此同时,为了增加大众集团电气化和数字化技术研发费用,迪斯不惜得罪工会,期望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和削减员工进行"节流"。在根本性问题方面,工会的既有利益被撼动,大众集团内部的保守派结成了统一联盟,权力格局发生了逆转。作为电气化转型推动者的迪斯,反而在这场运动中大权旁落,令人唏嘘。迪斯与大众集团的宫斗,反映出的是一众传统车企在电气化转型中的常态,真正阻碍他们的根本,其实不是时间问题,也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不愿从燃油车的利润中清醒过来的问题,说直白一些,革自己的命最难。不久前,大众与福特还签署了在商用车、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战略联盟协议,以期提升在欧洲市场电气化产品的竞争力。并且都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平台公司ArgoAI开展了合作,加强在自动驾驶汽车业务上的发展。传统车企联手就能实现对特斯拉的超越吗?不得而知。但特斯拉已经成长为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,对于丰田大众和福特们来说,反击"后浪",知易行难。

2020年06月15日 14:04

租客网全民合伙人:勇于抓住赚钱机会的人当然不会穷!

人员流失,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。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,增加成单量,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。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,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,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。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,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。追究原因,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,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,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,业绩受影响,人心自然浮动。同时,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,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,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,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。归根结底,用一句话就能概括:鱼大了,池子还是那么小,自然什么也留不住。仅仅靠“感情”是无法留住人的,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,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,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“鱼”,“池子”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。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,想要扩宽规模,告别封闭式的发展,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,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。告别传统加盟模式,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,风险共担,收益共享!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,AB股,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,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,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。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,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,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,共同努力,共同奋进,共享收益!加盟租客网,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,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,走的更高,更远!

2020年04月27日 10:28

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落地: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政策仍有空间

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这一举措将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下行,也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。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——  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  4月3日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年内第三次降准。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,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,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,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。  此次降准公布后,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,资金利率加速下行,多期限资金利率创下近年来新低。  资金价格创新低  4月14日,DR001也就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1天期回购利率均值,继续保持在1%以下。  从历史走势看,DR001低于1%的情况并不多见。2019年年中、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,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%以下。4月3日,央行宣布将实施定向降准后,DR001再度跌至1%下方。4月7日,DR001一度跌至0.6%,成为该指标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。随后,这一利率有所回升,但截至4月14日收盘,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%以下。  实际上,2月份以来,市场资金利率就趋于下行。2月开始,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利率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“接力式”下调,资金利率开始逐步下行。  上海银行(8.320,-0.05,-0.60%)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各期限品种曲线自2月开始逐渐下行。与3个月前的水平相比,Shibor隔夜品种和3个月期品种均已累计下行超过100个基点。  不仅是短期限的资金利率下行,较长期限的资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。3月、6月、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来均出现显著下滑。1个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别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,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%至1.73%。  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 近期短中长期资金利率显著下行,与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、引导市场利率下行有关。  今年以来,央行已三次降准,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力度较大,使得中长期限的资金更为便宜。随着流动性投放力度的加大,银行间流动性充裕。  这从一季度金融数据大幅超预期也能看出来。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.1万亿元,同比多增1.3万亿元;3月末M2增速10.1%,达到近年来的高位,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速;社会融资规模增速11.5%,比2019年年末提高0.8个百分点,逆周期调节有力。 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也带动了社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。数据显示,3月份一般贷款平均利率是5.48%,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.62个百分点。代表性的市场利率——10年期国债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0.84个百分点,企业债券利率比2019年高点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。  统计数据显示,一季度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贷款达2400亿元,同比多增了750亿元。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贷款利率是4.4%,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.3个百分点。  在4月15日定向降准落地后,将为市场带来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,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,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。  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 定向降准落地后,业内专家认为,接下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空间。  中国民生银行(5.780,0.00,0.00%)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,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,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为货币政策操作打开了更大空间。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3月份CPI同比上涨4.3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9个百分点。这是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收窄,并回落到5%以内。  温彬认为,下阶段,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,货币政策调控应由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换,一方面引导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,推动企业债融资利率下行;另一方面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基准利率,引导LPR利率下降,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  “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。”交通银行(5.180,-0.01,-0.19%)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。 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,要健全财政、货币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,对冲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。  温彬表示,增强财政和货币政策联动,要在信贷投向上加大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、新基建、民生工程等领域支持力度,支持居民消费升级,提高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占比,不断优化信贷结构。  唐建伟认为,未来货币政策在继续通过降准、公开市场操作、MLF投放等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的同时,还应抓住CPI回落的时机,适时通过调降MLF操作利率,引导LPR的下行,带动贷款利率的下降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资金成本,为稳投资、促消费、扩内需做贡献。  唐建伟表示,此外,还可在适当的时机对存款利率进行“并轨”,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。在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中,实现银行负债成本与市场资金成本趋势的联动,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,激发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动性。责任编辑:蒋晓桐

2020年04月15日 12:11